<form id="7x7xt"></form>

            首頁 > 網站專題 > 壯麗70年奮進新時代 > 推動高質量發展調研行

            我給森林當“醫生”——再上塞罕壩(二)

            來源:

            責編:

            時間:2019-07-09 04:17:17

            我給森林當“醫生”

            ——再上塞罕壩(二)

            5月25日,塞罕壩機械林場大喚起林場森保股股長鄒建國正帶領煙機工人進行松毛蟲防治作業。 記者霍艷恩攝

            壩上的春天來得遲,時至五月下旬,塞罕壩近百萬畝落葉松才剛剛吐綠。森林深處,與春天一同萌動的不僅有松針和花蕊,還有數以億計的松毛蟲也伸著懶腰破卵而出,它們正拼盡全力爬上枝頭等待“大餐”。而森林“醫生”們正緊盯著它的一舉一動,一場森林保衛戰即將打響。

            5月25日凌晨2時20分,鬧鐘把鄒建國從深睡中叫醒。開燈、穿衣、起床、燒水、洗漱,像無數個清晨一樣,他快速做著上山準備。

            鄒建國是塞罕壩機械林場大喚起林場森保股股長,防治森林病、蟲、鼠害,呵護近28萬畝森林健康是他的職責。

            換上迷彩服、戴好防護帽、背起保溫壺,一手拎著方便面、一手拿著對講機,鄒建國在2時45分離開宿舍樓跟同事宣力元匯合,趕往大梨樹溝營林區西腰道小班。

            “藥煙在林子中存的時間越長,防治效果越好?!编u建國介紹說,天剛發亮和天將黑的時候氣壓低、風最小,是噴煙防治的最佳時機,起早貪黑是家常便飯。

            3時43分,西腰道到了,此時氣溫只有5℃,穿著棉襖仍擋不住寒意襲人。打開車燈照明,宣力元張羅著工人們調試煙機。

            鄒建國則拿著強光手電筒跑進樹林查看蟲情。一根剛剛放葉的樹枝上,一只只松毛蟲緊抱著樹葉,仔細數數竟有26只?!斑@棵40多年的落葉松有50多個枝杈,保守估計也有上千只松毛蟲,用不了10天就能把樹吃死?!编u建國說,松毛蟲災害被稱為“無煙的火災”,所過之處“片甲不留”。

            根據前期調查,今年僅大喚起林場就有5000多畝落葉松爆發松毛蟲害?!耙划€林子按一萬元產值計算,防治不好就得損失5000多萬,生態損失更無法計算?!鼻皫滋煲恢惫未箫L,無法實施防治作業,鄒建國心急如焚,每天要上山調查三次。

            4時25分,天微微亮,樹林里已經能看清路了,可以噴煙作業了?!耙欢ㄒ汝P柴油閥門,再關汽油閥門,順序錯了就會著火?!弊鳂I前,鄒建國一邊幫我們背上煙機,一邊強調安全。

            鄒建國和宣力元是領航員,安排大家按8米間距豎向排開,噴煙作業正式開始。20公斤重的煙機背在身上,一開始還挺輕松,走上一會兒就越來越重。樹林里沒有路,只有雜草叢生、碎石樹坑,很容易絆腳摔跟頭。而且煙機作業噪音大,向上向下、快走慢走全看領航員手勢。

            作為一名新手,記者抬頭看一眼鄒建國手勢調整自己位置,趕緊就得低頭看腳下以防摔倒,忙得滿頭大汗。約15分鐘一個機次噴完,記者一屁股坐在草地上,累到不想動。

            “做領航員應該輕松些吧?!庇浾哒f。

            “別小看領航員,煙霧能否覆蓋全部大樹達到防治效果,工人是否排成一線避免吸進毒煙,全靠領航員一雙眼睛?!编u建國說。

            重新加油加藥,噴煙作業再次開始,這一次記者緊跟著鄒建國當領航員。

            噌噌噌,向前緊跑幾步查看地形,指揮工人前行;噌噌噌,向上緊跑幾步調整工人隊形。鄒建國47歲了卻健步如飛、一刻不閑,記者緊跟其后,氣喘吁吁。

            突然,一名工人的煙機起火,鄒建國打手勢讓其他工人原地待命,三步并作兩步往起火處跑。宣力元離起火煙機較近,顧不得燒手迅速幫工人把煙機摘下,用手刨土就往煙機上蓋。

            我們跑過去不到一分鐘,火已經撲滅了,鄒建國長出了一口氣?!斑€在防火期內,這要是著了火,就出大事了?!编u建國說。

            由于處理及時,工人沒受一點傷,宣力元手上卻起了泡?!皼]事沒事,繼續繼續?!毙υ錾9ぷ饕呀?年了,經驗豐富又堅強。

            “安全生產必須時刻注意?!边@個機次噴煙結束,鄒建國再次向工人們強調。

            8時許,起風了,上午噴煙作業只能結束。大家坐在林間空地,打開保溫瓶,泡上一桶方便面,喝上一口熱湯,溫暖由內到外無比滿足。

            吃面的間隙,鄒建國和宣力元商量,今年松毛蟲害比較嚴重,必須盡快連續完成噴煙作業。防治完松毛蟲,緊接著就要防治尺蠖,得近一個月回不了家,雖然開車只需40分鐘。

            “下午我們還要從4點作業到7點多?!编u建國說,三天下來,飯都不想吃只想睡覺,哪敢開車回家啊。

            返程路上,鄒建國不時讓司機停車,鉆到樹林里查看?!斑@些樣地是監測蟲害用的?!编u建國介紹說,遍布整個大喚起林場,他們建了300多塊監測樣地。

            取樣調查,防鼠害、防鞘蛾、防松毛蟲、防尺蠖,作為一名“森林醫生”,鄒建國和宣力元他們一年得有8個月戰斗在山上。(記者李建成、霍艷恩)